首頁  >>  情感口述實錄  >>  女人對她的初夜將會終生難忘

女人對她的初夜將會終生難忘

圖片標簽:  發布:2017-06-27  ....    來源:www.kdroiw.com.cn
女人對她的初夜將會終生難忘(點擊瀏覽下一張趣圖)在我的記憶中,總是戀戀不忘“第一”這個詞,只要靜下心來,初戀的種種鏡頭就會在我心頭一一演示。我的心靈是屏幕,我的頭腦是放映機。至于我的初夜,我并不認為那是什么特別的事情。記得有一次在網上看到一種觀點:女人對她的初夜將會終生難忘,甚至在她臨終前都會閃現初夜情人的面容。然而我的故事卻證明這觀點是十分可笑的。
  我的初戀情人叫石磊,他是我的大學同學,不高不帥,臉上棱角分明。每逢周末學校舉辦舞會,他就成了舞會上的明星。他是我們學校文工團的首席小提琴手,還彈得一手好吉它。
  他是女生們心中的偶像,有時舞會完了,女生們還圍繞著他讓他演奏一支“梁祝”或 “冥想曲”,我一般聽一小會兒就走了。我找不到繼續待下去的理由。對于女生們無數的暗示、約會、甚至是直接的表白他都表示了回絕。因為他當時已有女朋友,是高中時的同班同學,大學也考在了一起,只是不同系,常常是他的女友出面為他拒絕別人的邀請。
  有一次我晚上看書看到很晚,第二天早上遲到從后門溜進了教室,正好他獨自一人坐在最末一排,我就坐在了他身邊。我們輕聲輕語地談起了書籍,他說他愛好很多,不僅喜歡音樂也喜歡讀書。在大學里上課,位子是可以亂坐的。他才華卓絕,一般男生都有點討厭他,女生知道他有女友后往往也避而遠之,而且他除了談文學音樂外一般比較沉默,所以大家都不敢隨隨便便地跟他坐在一起。我們因為有共同語言,都喜歡文學音樂,常常就有意無意地坐在了一起。更坦白一點說,自初次同坐以后,我常常故意遲到,借機跟他坐在一起。
  有一天中午我就在教室里見他發酒瘋,臉喝得通紅,摔椅子推桌子,將身邊的桌椅全部都推倒,沒有人敢去勸他。我想不出我有什么理由去勸他,我猜他大概是失戀了。
  后來他告訴我,當一個男人真正喜歡一位女性時,是不會起任何褻瀆這位女性的念頭的。在我成年的時候,我卻聽到男人們說,當你真正愛上一位你喜歡的女性時,你會強烈渴望全部占有這個女人。我不是男人,我不清楚男人真正的想法。
  他告訴我這話時,是在一家私人餐館里,他說他把他的女友當珍珠寶貝看待,碰也舍不得碰她一下,那個賤女孩卻跟一個四年級的同系校友上了床,人家只是把她當泄欲的工具。
  我還從未談過戀愛,不理解他說的一切,只是憑著女性的溫柔,默默地忍耐他的傾述。
  他還寫了一封三、四頁長的信,讓我讀,問我這樣勸他女友的方式是否妥當。我說既然她那樣做了,就證明她不愛你了,你還有理由留戀她嗎?他說你說得不對,完全不對。她還是愛我的,正因為她愛我才會跟別的男人上床。我說那我就真的不理解你們這倆個莫測高深的人了。
  我們喝了幾杯啤酒,我尿憋得不行,妨礙了我的清晰思維,這家小餐館又沒有衛生間,最后我終于忍不住問他廁所在哪兒。解了內急后,我的思維清晰起來后,但還是不理解他們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  自從他初戀失戀后,他再也沒有接受別人的邀請去別的學校參加舞會,就連本校的舞會也少參加了,只有練琴還堅持不輟。
  由于我自幼貧寒的家境和過分敏感的性情,從小到大都沒有什么好朋友,直到遇上了他。由于兩個人都寂寞,我們常常一起出去吃飯看電影,常常一起去上海音樂廳聽音樂會。那一天,實在是太晚了
  他家住在浦東,與浦西隔著一條黃浦江,他的父母增配了一間十平方米的小房間在浦西,他以讀書和練琴需清靜為由要下了這間房子。我的父母常常因為經濟問題吵架,我就常常很晚歸家,他們根本管不了我,也就不來管我。
  我常待在他的房間里談童年少年談天文地理談文學音樂,常常一談就到半夜。有時我們懶得說話,他練琴的時候我就看書。
  孤男寡女同處一室,無論發生怎樣的事都是天經地義的,但是,偏偏我們是什么事都沒有發生。他除了跟我接吻外,就是撫摸一下我的肩背。對于我們的精神之戀來說,這一切都不重要,當兩個人無需語言也能心氣相通時,性,還有什么重要呢?性,究竟在愛情中占據多大的比例?
聲明:本圖片收集于網絡,圖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。有異議請聯系本站!
網友評論
最新上映电影